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73章 想要回国

作品:重生八零:学霸小锦鲤|作者:清风阿木木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08-01 22:07:53|下载:重生八零:学霸小锦鲤TXT下载
  这话说出口时,方幼朵脸色顿时黑下去了,其实方幼朵也明白,究竟是所谓何事。

  莎压抑的看去眼前的方幼朵,原本两个人笑的这么开心,此刻全部都停在这里。

  顾锦城不让她跟方幼朵接触,如果回到中国的话,什么事情都被发现了,这是最行不通的事情。

  方幼朵有些迷茫的看过去,觉得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弟弟,应该很开心的飞奔过去,这是为什么?

  “我真的不能回到中国,我还要麻烦你把我弟弟的事情一定要处理好,我已经很长时间没看到我弟弟了。”

  莎严肃的盯着方幼朵,一遍又一遍的嘱咐着,“我从小就没有看过我弟弟几眼,现在我真的想弥补对他所有的爱,我跟我弟弟已经失散这么久了。”

  方幼朵看到莎不方便说出原因,也没有多问,而是一脸严肃的说出莎弟弟的事情,“我遇到他的时候,他混的很糟糕,听说是被别人骗钱了,现在在中国住的很狼狈,还是跟我们一起吧。”

  “我当时只是试探了几句,没有想到就把你的弟弟给试探出来了。”

  方幼朵觉得自己聪慧极了,但是目光还是挥之不去的凝重。

  “你见到我弟弟的时候,你千万要跟我弟弟说姐姐对不起他,并没有办法亲自迎接他,实在是有说不出来的原因。”

  莎时刻都想录一个视频,真挚的给弟弟道歉,但是他觉得这是最没用的。

  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前去。

  方幼朵看到莎如此担心的样子,有些感慨的说道,“你放心,那可是你亲弟弟,我不可能伤害你弟弟的。”

  两个人结束对话后,方幼朵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中国。

  毕竟生怕出现任何意外事情,一定要快刀斩乱麻。

  但是当方幼朵来到这座住所时,看到里面空空一片,望着眼前的空房子,脑袋不停嗡嗡作响。

  此刻已经察觉到了一股很不安的气息,只感觉眼前真的发生事故了,当这句话说出,耳旁传来一句郑重的响声。

  “小丫头,你老在这个房间门前转什么?我看你都转悠半天了。”

  房东一脸不满的走过来,盯着方幼朵,有些期待的询问,“小姑娘,你是不是来租房子的?”

  如果是一个女人租房子的话,肯定干净极了,而且小女生还好骗,一定能收个高租金。

  方幼朵盯着眼前的空房子,下意识的露出尴尬的笑容,一脸不好意思的看去房东,“那个我想请问一下,之前住在这里的人跑哪里去了?”

  方幼朵有些不好意思询问,当房东听到这句声音时,脸色顿时拉了下去,“你来这打听人的?打听人干什么,老在我房间门前转悠转悠。”

  房东似乎有一些恼怒,此方幼朵都有些害怕房东翻脸的样子。

  “那个真的不好意思,实在是不好意思,我真的走投无路了,才来询问您的。”

  方幼朵不停的道歉,房东则是冷着一张脸盯着方幼朵,那爱答不理的样子简直让人气急了。

  “事情还不简单吗,你自己还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吗?”

  房东的意思很明显,只要是方幼朵肯租房子的话,自己绝对会相告。

  一分钱都没有,还想让自己动嘴,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天真?

  方幼朵仍然是天真的看过去,并没有理解房东的意思。

  “这话说的!行了,行了,小姑娘就不跟你计较这么多了!之前的那个男孩子走了,是两三天前走的,你找他干什么?”

  房东见小姑娘完全不懂这意思,一脸无奈的摇头,只觉得心情烦躁,已经没有耐心玩下去了。

  方幼朵无辜的看去,房东对此表示出深深的困惑。

  “那您知道他具体去了哪里吗?我找他真的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。”方幼朵真诚的看过去。

  房东此刻冷着脸转身就走,根本不顾及她的意思感受。

  方幼朵望着人离开了所有的事情,只能作罢,有些惆怅的摇摇头,“怎么能离开呢?我的天!这样的话,找人简直是大海捞针,而且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。”

  方幼朵头疼极了,为什么不在当时多多了解一下这个年轻男人呢?

  方幼朵也绝对猜不到,自己随便一问的一个人,居然真的是莎的弟弟。

  方幼朵又找了个宾馆,在中国住了几天,此刻又一件头疼的事情传来了。

  方圆现在快要考试了,眼下是需要补习的时候,自己学习这么出众,当然是有着一股推脱不了的责任。

  方幼朵觉得待在中国也无所事事,就直接帮方圆补课去了。

  已经将近一个星期了,一旁又在吩咐私人侦探去调查这件事情。

  但是很久都杳无音讯。

  方幼朵现在在中国已经这么久了,心神越来越烦躁。

  ……

  方圆一脸天真的跑到宾馆里面,两个人在宾馆里面正在复习。

  只听到耳旁响起一句严肃的询问声音。

  “请问这里面有没有见到一个叫做方幼朵的人,如果见到了,一定要及时的禀报。”

  方幼朵听到门外一直搜寻的声音,眼神变得沉默极了。

  顾锦城一定是发现自己回到中国了。

  上次说出那些阴阳怪气的话,大概已经发现了,这次给方圆补习估计更明目张胆了。

  方幼朵差点要一头将自己拍死,痛恨自己!为什么这么不注意。

  方幼朵拍着脑瓜子严肃的看过去,声音惆怅的开口道,“方圆告诉你,你自己就说来这里住宾馆了,你别说有我听到没有,无论谁问你,你都不能说我在。”

  方幼朵看到方圆那张天真的脸,仍然是无奈的掐着肩膀询问,此刻那天真的面孔真是气到半死。

  “如果你要是说我在的话,你可就彻底毁了我,听到没有?”

  方幼朵那警告的声音,方圆立即听懂了,呆呆的点了两下头后,方幼朵转身离开。

  方幼朵不知道所去何处,想了很久都没有任何住的地方。

  在大脑最里乱的时候,忽然之间脑海中充盈而上一个地方。